廣州搬家師傅小張

?服務項目 ????|???? ?2019-05-01

八年前,那時老張還是小張,我們請他的廣州搬家公司幫我們把家從廣州天河搬到廣州海珠。

那年三、四月份時,我們找了幾家廣州搬家公司來估價,廣州搬家師傅小張給我們的價錢最好。 我先生為了保險起見,請他到家里來親眼看一看。小張來了,人很樸實,但不土。個子高高的,很壯實,但不胖。說話談生意,頭腦清楚,拎得清,但絕不油滑。我先生和小張定下來價錢,說好半個月后搬家。


轉眼間,快到要廣州搬家的時間了。我先生打廣州搬家公司電話去敲敲定,小張在電話那頭說,“你看,這幾個月汽油價錢蹭蹭地往上漲,能不能適當加些油費?”我先生一聽,小張說的是實情,就問他漲多少,小張報了個價,大約多個兩、三百吧,我先生一聽,還算合理,二話沒說,就答應了。


到了搬家的那天,小張帶著兩個我叫mt4石碑任务來了。他把車停在我家的車道上,他樓上、樓下一轉悠,估估活,就開始指揮起倆廣州搬家師傅搬起家來。那倆搬家師傅挺聽小張的,對他是一臉的尊敬,叫干啥干啥。我家那時值錢一點兒的家具也就是餐廳的餐桌和玻璃柜。到了搬餐桌和玻璃柜時,小張就搶上前去,不讓動手,只讓他們在旁邊幫忙接接遞遞了。香樟木的玻璃柜兩邊是弧形的玻璃,要是那玻璃打破了,可沒地兒去配。玻璃柜最上邊正中有個三角形雕花木頭,一旦碰傷,也沒地兒去配。小張一看,就說這個雕花木頭可以卸下來,包好?;て鵠?。餐桌也是香樟木的,死沉。小張說他今天出來匆忙,沒帶護腰,問我們有沒有不用的汗衫。他拿起一把剪刀,刺啦一撕,就把舊汗衫撕成長條,往腰上一扎,做成個臨時護腰,然后他就親自動手搬起我家那兩件值錢的家具。


這搬家裝車也是個技術活。那倆年輕的廣州搬家師傅呼啦呼啦地把家具搬到車后面,裝車還得等小張指揮。我們家有一些書柜,就那種最簡單的,從OFFICE DEPOT買來,自己組裝的,本來不打算要了。小張說,“我可以給你搬去,你可以擱在車庫里放東西,我也好在裝車時擋擋家具?!蔽蟻壬檔猛κ翟詰?,就說,“好??!”我們家的洗衣機烘干機用了十多年了,本來也不打算搬的。小張把家具裝好后,說,“我把車里擠一擠,可以幫你搬過去”。我先生有點不好意思太麻煩他,這都是當初說好不搬的,再說洗衣機烘干機還要拆啊、裝啊,小張說,“沒關系,我知道怎么做”。他拿出工具,三下五除二就拆好了,裝上了車。他關上了車門,前后看一遍,和我先生商量好行車路線,他說,他會親自開車,因為為了萬無一失,他絕對不會讓他的年輕的廣州搬家工人開車。于是,我們開著小車在前頭走,小張開著大車在后面跟著。


走著走著就見不到他們貨車的影兒了。他后來告訴我們他們要到路邊的檢查站去稱車的份量,這是開車的必須過的手續??床患俏頤且膊壞P?,因為出發前就說好了,如果大家走散了,就在新家門口等。幾小時后,我們進了新家的小區,遠遠地就看見小張的大卡車停在車道上。嘿,他比我們還先到了,他輕描淡寫地說了一下他們來的路線,他比我們走的路線簡捷些?;八底乓丫攪順災蟹溝氖奔?,我先生問他們要不要歇歇,吃了中飯再卸車。小張說他的另二位廣州搬家師傅工人喜歡吃炸雞,如果我們不在意,他們就開始卸車了,等飯到了,他們再停手。小張想趕點時間,早點回廣州天河,早點回家。他們一起另二個廣州搬家工人歇了一路子,這時,小張讓他們動手,他們一點意見也沒有。我估計小張告訴了他們馬上有炸雞吃,看樣他倆還挺樂呵的。卸車的過程和裝車的過程相反,在小張的指揮下,毫發無損地完成了。小張兌現了他的諾言,費了點勁,幫我們把洗衣機烘干機裝的妥妥貼貼。


正在我先生要付清廣州搬家費用時,我們找不到錢包了。搬家的這陣子我們又累又亂,再加上我們也是第一次和廣州搬家師傅近距離打交道,不免有些緊張著急??醋判≌?,他一副坦然的模樣,他說我們可以把搬家費用轉帳給他,他們要趕路,早點走好。我先生有些猶豫,說你們還是稍安毋躁,等我找到錢包,付了搬家費用你們再走。不知小張是不是知道了我們的擔心,他平靜和氣的說,“好的”。一會兒,我們找到了裹在其它文件堆里的錢包,小張接了搬家費用,謝過就和他的工人開車離去??吹剿翹谷徊輝溝奶?,我們知道他心里坦蕩,也知道他和他的工人之間有信任。是啊,也許別二們年輕的廣州搬家師傅都知道跟他干,一定不會出錯,一定可以拿到工錢,所有小張也能夠選擇他信的過的人跟他干活呢。我先生總是說小張干活誠實、高效、質量好。


最近聽說小張,現在已經是大多數人嘴里的老張,吃了官司,被人告了。我真不相信。我相信小張就是一個誠實的想掙錢養家的人,他也是個會掙錢養家的人。生意人的錢是錢,生意人的時間也是錢。不要說沒人聽說小張有過不良前科,就是看他幫人搬家的風格也就知道,他在搬家時,基本上是心無旁騖,只想怎樣多快好省地完成任務,為客戶做事,為自己掙個實誠錢。我根本不相信小張會犯這個案子,說下大天來我也不相信。我都不相信小張會犯這個事。他不能搬家是廣州搬家行業的損失,也是靠勞動吃飯的廣州搬家師傅的損失。